天游ty8登录-ty8天游平台-天游ty8天游ty8登录

党建工作 > 能源文学 > 详情
包元安:过年的记忆
2024-02-06
128


10.jpg


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……在我的记忆里,年总是充满着欢乐和温馨。

小时候在农村,过年是我最期待的,盼着盼着,它就来了。它的到来,意味着我可以吃到美食、穿上新衣服,更重要的,是我可以和邻家小伙伴一起燃放鞭炮了。

过了腊月二十,年味愈发浓烈,家里开始忙碌起来。爷爷和父亲忙着到县城置办年货,奶奶忙着剪窗花,母亲和姐姐忙着打扫卫生。到了腊月三十日,奶奶把花格子窗户用白纸糊好,然后贴上剪好的大红窗花,瞬间,家里就有了年的喜庆氛围。

随着厨房顶上的青烟升腾、飘散,我就知道母亲刚刚在灶膛里添了把柴火,开始大锅里蒸馒头,小锅里煮肉,家里弥漫出浓浓的年味。这年味,围着我转悠,然后飘散在屋里屋外,最后挤出大门,在巷道里撒欢。

村庄里,鞭炮声刚开始还东一声,西一声,不过一会儿,慢慢紧凑起来,正如诗人王安石所写:“爆竹声中一岁除,春风送暖入屠苏。千门万户曈曈日,总把新桃换旧符。”家家户户贴上了火红的对联,贴上大大的福字,炮竹声声。年飘然一跃,进入千家万户,使往日寂静的村庄沸腾起来。

我小时候的年夜饭不是饺子,而是面片。面片还要多做一些,不能吃完,要剩下,寓意年年有余。就像现在,大年三十晚上吃鱼一样。

一家人吃罢面片,爷爷和奶奶在柜上摆上馒头、枣、花生、瓜子,上香祈福。母亲则开始为我和姐姐换新袜子、新布鞋、新衣服。换好后母亲便左看看右瞧瞧,还捏捏鞋子,检查我们的鞋子夹不夹脚,直到露出满意的表情,她才向厨房快步走去。

我低下头,看了一会儿刚穿的黑色新布鞋,然后跺跺脚,又自顾自地欣赏一会儿身上的新裤子和新衣裳,心里不由得意起来,感觉自己蛮神气。

厨房屋顶的青烟慢慢淡去。我知道,母亲已经炒好了菜。我们围着火炉,酸菜炒粉条、青菜炒肉、清水煮肉片、凉拌粉丝,依次夹起,送入口中,慢慢嚼,慢慢咽。火炉烤得人身上暖烘烘的。大人们说着,笑着,孩子们吵着,闹着。过年了,笑容堆满了每个人的脸庞。

吃完菜,听到屋外的鞭炮声,我在右口袋里装上十几个小鞭炮,左口袋里装满瓜子,跑出大门,喊上隔壁的小伙伴,边放鞭炮边嗑瓜子。我们不敢把小鞭炮拿在手里点燃再扔出去,而是先把小鞭炮塞进大门边的墙缝里,用点燃的香头小心翼翼点燃鞭炮的捻子,捻子突突地冒出火星,快速转身跑开,又转过身目光紧紧盯着鞭炮,“啪”,干劲利落的声响后,笑声就会同时响起。那时候,鞭炮的种类没有现在这么多,只有“两响炮”和“一百响”的小鞭炮,但已经满足了我们对于过年的渴望。

每每进入腊月,我都会回忆起小时候过年的情景。如今,我们虽然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无忧无虑地玩耍、放肆地欢笑,但那份对家的眷恋和对年的期盼依然深藏在心底。也许,这就是家的力量吧。它总能让我们在最忙碌、最疲惫的时候,找到那份久违的温暖和归属感。